第一百二十五章凤凰花开(大结局)

第一百二十五章凤凰花开(大结局)

医生不断缓缓踱步向前走来,急救室外,唯独只有黎雪夕一人,雷光闪现,黎雪夕站起身来,她也一样踱步向前走去。

    医生看着眼前站起身来的黎雪夕,微微的叹了口气,黎雪夕的心立刻不安了起来,她赶忙开口问道:“医生,倾羽她怎么样了?”

    医生看着眼前焦急的黎雪夕,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你进去吧,她醒了,应该还有一些时间,赶快吧。”

    黎雪夕咬了咬下唇,泪水不禁从眼眶之中流了出来,她急忙便小跑进了急救室,急救室之中几乎是一片的凄凉,所有的一切都感觉是那么的阴沉,天空之中的惊雷在急救室之中几乎是一清二楚,泪倾羽躺在手术台之上,在她的身边,都是鲜血,护士站在她的身旁,黎雪夕急忙上前,只见泪倾羽虚弱的睁着眼睛,眼神之中,竟然是那样的灰败,仿佛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一般,看到黎雪夕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泪倾羽尽力的笑了笑,用尽力气开口说道:“你来啦?”

    黎雪夕点了点头,眼泪便立刻抑制不住的从眼眶之中流了下来。

    泪倾羽已经没有力气再抬起手帮眼前的黎雪夕拭去脸庞之上的眼泪,她只是再次开口说道:“这一天,只是早晚的事情,都会来的。”

    即便眼前泪倾羽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无力,但是此刻她的每一句话,仿佛都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烙印。

    黎雪夕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抽泣,她说道:“倾羽,薛梦凌她很好,生了一个儿子。”

    话音落下,泪倾羽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她向着站在眼前的黎雪夕微微开口说道:“雪夕,帮我去一趟陪都市银行,我在那里开了一个金柜,存了一些东西,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送给梦凌的孩子,如今,我做不到了,还是……”

    黎雪夕连忙点头道,看着眼前的泪倾羽,她不会在这个时候拒绝任何泪倾羽的请求,她说道:“倾羽,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带到。”

    再次一道的惊雷仿佛轰天动地一般,雨点如黄豆一般落在大地之上,急救室之中,泪倾羽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淡然逝去。

    黎雪夕看着眼前的一切,大声哭了起来,雷声夹杂着急救室的昏暗,此刻的黎雪夕,第一次感到自己竟然是那么的无助,面对着眼前挚友的离世,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去挽回……

    陪都市第一医院的二楼,所有媒体的镜头都不断的盯着手术室之中,薛梦凌的床被两名护士推了进来,

    床上,薛梦凌轻轻的闭着双眼,林煜轩手中抱着一个孩子急忙跟随了上去,即便外面的天空依旧是雷声阵阵,但是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显得何其温暖。

    三天之后,天空依旧下着小雨,没有惊雷,一座墓园之中,黎雪夕以及安圣涵看着眼前的墓碑,雨点拍打在他们的脸庞之上,安圣涵点燃了两支蜡烛插在墓前,不一会儿便被风给吹灭了,安圣涵随即再次点了上,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在她的脸庞之上,已经分不清是雨点还是泪水了。

    第二天,黎雪夕带着从陪都市银行金库取出来的一块玉佩,她紧紧的握在手中,即便这块玉佩不是特别的贵重,但是终究是带了泪倾羽的一颗心。

    车辆在陪都市第一医院停了下来,薛梦凌生了孩子,作为公众人物的她,自然而然的受到了几乎是全社会的关注,而胜宣集团以及俊舜集团的两大媒体线对薛梦凌铺天盖地的报道似乎已经占据了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媒体新闻。

    黎雪夕从车上走了下来,她撑起雨伞,玉佩始终攥在手中,她走进医院,这两天天气的反常使得很多人都感冒了,医院之中显得更是吵嚷以及拥挤。

    她看着医院之中熙攘的人群,面色冰冷的走了上去,她自然早已打听清楚了薛梦凌住在哪里。

    只是几分钟之后,她便走到了薛梦凌的病房之外,一位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子上前向着黎雪夕问道:“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黎雪夕摘下口罩:“帮我通报一声,我是黎雪夕,想要见一下薛梦凌。”

    男子顿了顿,立刻答应道:“好。”

    几分钟之后,男子再次踱步走了出来,向着黎雪夕说道:“小姐,请进吧,梦凌小姐在里面等候着。”

    黎雪夕点了点头,说道:“好。”

    随即黎雪夕便踱步走了进去,房间之中,布置极其的温馨,粉色的色调占据了几乎整个房间,薛梦凌轻轻的倚靠着靠垫,在薛梦凌的身旁,还坐着一名专职护士。

    薛梦凌看着站在眼前的黎雪夕,开口问道:“怎么突然想要来祝贺我了?”

    黎雪夕冷笑了两声,走上前,伸出手,薛梦凌也同样伸出手,接过了黎雪夕手中的玉佩,黎雪夕随即说道:“这是倾羽给你孩子的。”

    “泪倾羽?”薛梦凌不屑的笑了笑,看了看手中的玉佩,随即往旁边一扔,玉佩碰撞到地面发出了很重的响声,“这种东西谁要。”

    黎雪夕急忙跑上前,将玉佩捡了起来,她冲着薛梦凌说道:“你知道倾羽现在在哪里么?”

    “她在哪里,关我什么事?”薛梦凌依旧是如此的不屑。

    “她走了,彻底的走了,就在你生孩子的那天,这是她给你最后的嘱托,她连死的时候都想着你和你的孩子。”黎雪夕冲着眼前的薛梦凌大声嘶吼着,泪水不禁的从眼眶之中溢出来一般。

    “走了?”薛梦凌犹豫了一下,脑海之中顿时显得有些空旷了起来,她还未多说什么,只见黎雪夕将玉佩重新放在床头柜上,踱步走了出去。

    十年之后,胜宣集团与俊舜集团已然再次是这个国家的经济霸主,林煜轩一个人来到泪倾羽的墓前,凤凰花随着风轻轻的飘扬着,洒下无数美丽的光芒,他轻轻的蹲下了身子,抚了抚墓碑,说道:“其实这些年,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啊……”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