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相亲

第三章:相亲

“叶子,我这里有人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妈思量着要不你去见见吧,满不满意先不说,别辜负了人家一番心意。”说着,安母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安叶,“此人叫林帅,28岁,大学本科毕业,一家公司的业务经理,有房有车,身高168,听说还不抽烟喝酒,是个挺不错的男孩子。”

    安叶捻起照片看了一眼,名字与人还算相符,挺斯文干净的阳光男,28岁就能有如此成绩,是挺不错的。

    安母看安叶似乎有些兴趣,问道:“叶子,要不去见见,妈妈已经跟人约好了,今天晚上八点,蓝色餐厅,红色玫瑰为记号、、、、、”

    不等安母继续说,安父啪的一声将筷子重重的打在桌子上,“老婆子,你在说什么呢,安叶今年才二十三,用得着这么早嫁吗?对方才168,我们家叶子都172,根本配不上叶子。”

    安父从没有对妻子发过火,安母一下子委屈的红了眼睛:“你以为我想这么早把叶子嫁了啊,你心疼女儿,难道我不心疼?可是叶子大学没上成,还被冤枉坐牢,如果不趁现在还年轻找人嫁了,以后我们都老了,叶子怎么办?”

    “叶子有手有脚,难道还能饿死不成?”安父很生气的道。

    “爸,妈,你们别吵了。”安叶从没见父母红过脸,如今却因为她的事吵了起来,心里也不好受。

    安叶轻轻的一句话,将两人顿住了,这时安母才意识到,刚才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啊,安母自责的道歉:“叶子,妈妈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叶子不喜欢那就不去了。”

    “叶子,你别生你妈气,都是爸爸不好,爸爸不该发火的。”安父也自责起来。

    安叶一笑,“爸,妈,我知道你们为我好,我没生气,晚上我去见见也好,说不定就对上眼了呢?”

    “叶子、、、、、”安母有些后悔提这事了。

    安父正要说什么,安叶却看着安父认真的道:“爸,妈是为了我好,去见见也无妨,而且我也打算上夜校,以我安叶的能力,我不会给你们丢脸的。”

    “好,好,好。”安父激动的连说三声好,“不愧是安家的孩子,爸爸支持你。”

    “叶子,那人还是不要去见了,妈妈立刻去推掉。”说着安母欲去打电话,安叶拦住她说道:“妈,既然答应了,赴约是基本礼貌。”

    安叶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安叶敏锐的感觉到小区平日里那些异样的眼光收敛了很多,其实那些人怎么想,她真的无所谓,甚至是麻木了。

    过去不重要,未来还在脚下,路还是要走的。

    安叶向来是个时间观念很重的人,上学时每一天的时间都是安排的很好的,而在监狱,时间不受自己支配,却更让她加重了对时间的观念,因为她每天都数着,数着出狱的日子,数着她回来报复他的日子。

    安家的人什么都吃,就是从不吃亏。

    当安叶来到蓝色餐厅,不禁为里面的简约唯美格调惊了一把,五年脱离社会的人生,是她落伍了吗?

    高档的餐厅里面布置唯美浪漫,很适合恋人或者三五知己朋友相会,静静地享受静谧的就餐时光。

    浪漫?这个词竟然还能从脑海里迸出,真是个奇迹,她就是败在了他的浪漫攻势之下,所以,她厌恶这个美好的词。

    安叶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从这里正好可以看见门口,她点了一杯咖啡,静静地坐着,透过窗可以看见外面的一切,而马路对面一对年轻情侣似是在吵架,男子对着女人劈头盖脸的,女子十分委屈的低下头,没有反驳。

    这一幕让安叶的心一瞬间窒息,一种无名的痛漫上心口,那样相似的一幕,不同的人,不同的地点,却让她想起她和顾浩第一次吵架的场景。

    该死的,安叶低咒一声,有些烦躁的去看手表,已经八点了,她抬头看向门口,正好一名男人手里拿着红色玫瑰花在巡视着餐厅。

    安叶招了招手,男人看见了,朝这边走过来。

    “你好,请问你是安叶小姐吗?我是林帅。”

    他礼貌地询问。

    安叶点了点头,这个人还算准时,简直是踩点来的。

    “抱歉,路上堵车,让安叶小姐久等了。”林帅将手里的玫瑰送给安叶,安叶礼貌性的收下。

    两句话,安叶便已经看清楚了林帅的本质,典型的虚伪男,而她最讨厌的人就是为自己的过失找借口的人,更让她失望的是,他看见自己时眼底划过的一抹精光。

    这看人的本事,还真的是败那人所赐。

    林帅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年轻漂亮,没有一点妆容,完全是素面朝天,却惊艳的美丽,林帅略显紧张的坐下,“安小姐想吃点什么,不用客气,我请客。”

    林帅招来服务员,让安叶点菜。

    安叶随便点了两样简单的菜式,便将菜牌递给林帅。

    林帅见安叶点的都很简单,而且重要的是价格合适,他很满意,觉得安叶不仅漂亮还很懂事,跟他之前相亲的对象完全不同。

    林帅也点了两个菜式,在等菜的时候,两人随便的聊聊,安叶不是个话多的人,而且在看清对方本质的后,安叶更没有心情说话,能坐在这里,完全是出于礼貌。

    所以一直是林帅在说话,安叶只是一旁偶尔点点头,菜很快上来了,而聊天的内容也切入主题。

    “安叶小姐,我听介绍人说,你今年才二十三岁,那你是什么工作?什么学校毕业的?”

    长的如此漂亮,又年轻的女人,怎么会跟他一个业务经理相亲,在这蓉城,以安叶的姿色,嫁入豪门都不成问题,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不问个明白,他怎么会安心。

    安叶又怎会不知林帅的目的,看着对方紧张的样子,突然玩心大起。

    安叶一副惋惜的道:“我没有上过大学。”

    林帅微微一愣问道:“那安叶小姐目前是什么工作?”

    “没有工作,我从十八岁到现在的五年都是空白,这空白,你想知道吗?”安叶放下手中的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