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老朋友

第二章:老朋友

本来董小倩还想跟陈翰解释的,却看到陈翰对安叶笑了,那种柔和的笑立刻让她醋意大发,失去理智,但她不能对陈翰发脾气,只能指着安叶的背影讥嘲道:“你只不过是一个被顾浩抛弃,又坐过牢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还留在小区,真是给小区丢脸,我要是你,宁愿死在外面,也没脸回来了。”

    周围因董小倩的嚷嚷声,引来不少围观的人,都是这小区的左邻右舍,谁都知道安叶是从牢里回来的人,而且还是犯的故意伤害罪,这小区一向被评为文明小区,还没有出过这样的污点,如果安叶留在这,下一届的文明小区,可就轮不到他们了。

    顿时围观的人跟着起哄,让安叶离开小区,要安家搬离小区,还他们一个文明小区。

    安叶的脚步因顾浩那两个字顿住了,顾浩,顾浩,那个恶梦般的名字,安叶感觉脚底生寒,脚如灌铅般重的迈不开,她缓缓的转过身,脸上不再是平静,而是冷的骇人,眼睛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眼神所过之处,噤若寒蝉,最后落在董小倩身上,眼眸中的寒光,似是化为实质的刀刃飞向董小倩。

    董小倩一时间被安叶的气势所震慑,下意识的退后两步,往陈翰的怀里靠。

    看着董小倩那瑟瑟发抖的样子,安叶似笑非笑的勾唇,在监狱五年,那里什么女人她没见过?像董小倩这种的,进去不到几天,定被她们生吞活剥了。

    那里的女人都是一群疯子,犯罪的疯子,浸泡在那里五年,她怎么还是当年那个烂漫天真的小丫头?

    “我家叶子坐过牢又怎么了,是吃你们家一口饭,还是喝你们家一口汤了,轮到你们指指点点,以前我家叶子对你们的那些好,都狼心狗肺忘肚子里了?”安母不知道何时出现,挡在安叶面前,一副母鸡护崽的样子,一手插腰,一手指着那些人吼道。

    本来是下楼看看女儿怎么还没有回来,却没想到看见这样的场景,她的宝贝女儿,被人欺负的不敢说话。

    看着母亲如此维护自己,安叶刚才的愤怒与痛意,烟消云散,就算母亲没有来,她安叶也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安母看着女儿一阵心疼,又指着刚才起哄最厉害的一妇女说道:“李大姐,我们也是二十几的老邻居了,我家叶子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她什么品性你还不知道吗?当初你家虎子功课差,还让叶子帮忙补课,叶子二话没说就去了,如果不是叶子,你家虎子能有如今的出息?”

    被点名的李大姐被说的面红耳赤,当年安叶的优秀是小区人人都羡慕的,安叶是整个小区孩子的榜样,而当年她家虎子功课差,也是拖了安叶的帮忙,才考上大学的,快要毕业了,听说现在已经被一家大公司指名录用,以后工作前景很好。

    “还有你,张大爷,你那腰痛的毛病,如果不是我家叶子一有空就去给你按摩舒筋活络,现在你早就瘫床上了,还能像现在神清气爽的每天下下棋,喝喝茶?”

    安母似是把在场的人数落个遍,每个人被说的面红耳赤,心虚,没有一个敢反驳的,因为那都是事实。

    想想刚才的行径,真的是老脸都丢尽了。

    回到家的安母还火气未消,嘴里一直数落着,安叶跟在后面,心情却是愉悦的,因为她有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安叶搂着还在碎碎念的安母,一阵感动道:“妈,有你真好。”

    安母被安叶这一举动一愣,随后拍了拍安叶的手叹道:“叶子,那些人的话你别放心上,妈妈希望你快快乐乐的,工作的事也不急,不要累坏了自己。”

    自从安叶出狱后,安母从没有看过她笑,小区里那些流短蜚长她倒可以忍受,可就怕安叶受委屈,安叶刚出狱那会,整个人都冷冰的,如今见到安叶像之前一样与自己亲近,安母稍稍放了心。

    “妈,我知道的。”拉着母亲坐下,看着不过四十几岁却满头白发的母亲,安叶心里堵得慌,当年进入监狱,母亲与父亲来看她,不过三天时间,却仿佛老了十岁,那一刻,对那人的恨,如翻江倒海般汹涌而来,吞噬着她,可谓是恨到了极点。

    可那又何尝不是恨自己?

    “叶子,要不等你爸回来,我们商量一下,搬走吧。”安母还是不放心,在这里,谁都知道安叶坐过牢,那些人歧视的目光跟刀子似的,她不想女儿受委屈。

    安叶摇摇头,道:“妈,我们不搬,我知道你心疼我,我没事,我们安家的人,能是这么容易被打到的人吗?你可要知道,你的女儿是最优秀的,这里是你跟爸住了二十几年的房子,又怎么能说舍得就舍得的呢?”

    “对,叶子说的对,我们安家的人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到的人。”安父在玄关一边换鞋一边气愤的说道:“叶子,你要做什么,爸都支持你,他们希望我们搬,我们偏不搬,国家哪条法律规定了我们不能住这?”

    下班回来的安父一进小区就听说了刚才发生的事,很是气愤,还真当安家的人好欺负了。

    安叶很少看见父亲如此动怒,父亲是一名高中优秀数学教师,为人和气,又尽职尽责,在学校受师生敬重,在小区里的口碑也是很好,受人尊敬的,可这一切都因为她,都变了,她不能想象,这五年,父母是怎样忍受这世人的眼光的?

    安母叹了一口气,“不搬就不搬吧,洗洗手吃饭吧。”

    饭桌上,安叶见母亲几度想要开口,却又咽了回去,忍不住问道:“妈,你有什么话就说吧,看你逼着怪难受的。”

    为了调节气氛,安叶难得说了一句揶揄的话,安父也跟着心情好的说道:“老婆子,有什么话一家人还不好说,藏着掖着的。”

    安母瞪了一眼安父,“你这老头子,就知道马后炮。”

    安父笑笑,安叶看着感情如此好的父母也一阵羡慕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