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人生无常

第一章:人生无常

五月是个舒适的月份,不太冷,不太热,今天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但是安叶的心情不佳,她刚从一家公司应聘出来,结果很显然,她被拒绝了,这已经是这一个月来第十五次被拒绝了,原因很简单,在这个看背景,看文凭的时代,她没背景,而且连个大学文凭都没有,连最低的门槛都够不着,更何况,她还是从那里出来的人,也不怪别人拿有色眼镜看她,谁会要一个坐过牢的员工?

    五年前,她被以故意伤害罪判有期徒刑五年,那年,她才十八岁,刚考入她梦寐以求的大学,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全家欢欣,最好的青春,本该为梦想飞扬的年纪,他却无情的折断了她的翅膀,说来也讽刺,十八岁啊,正好是法定承受刑事犯罪的年纪,她却被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送入了监狱。

    只因她伤害了他最爱的女人,她怔怔地看着他抱着地上的女人痛苦的样子,直到她被警察带走时,他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那样凉薄的身影,成为了她在监狱里将近两千多个日夜难以挥去的噩梦,冰冷的墙壁,慢慢将她的心都凉透了,至今想来,依然让她有一种窒息难过的情绪。

    包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将她从痛苦中拽回,安叶定了定神,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闪烁的来电,心头泛起一阵愧疚。

    几个深呼吸,安叶这才按下接通键,“妈。”

    “叶子啊,这都大中午了,怎么还不回来吃饭啊,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还有鱼,快早点回来、、、、、、”

    电话那头还在说什么,而安叶已经完全听不清了,只觉鼻尖酸涩不已,出狱一个月了,她每天在外面找工作,处处碰壁,受尽冷嘲、鄙夷。

    只有父母不嫌弃她,不嫌弃她坐过牢,不嫌弃她没有工作,如当年一样,拿她当宝贝女儿,母亲更是变着花样做好吃的,而她知道,她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都说养比生大,而父母这份大恩,她安叶一辈子都还不完。

    “妈,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安叶甩了甩头,将刚才消极的情绪甩去,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安叶,加油,人家爱因斯坦都能为一个实验失败上千次也不放弃,她不就失败了十五次吗?她安叶难道连这点打击力还没有?

    为了父母,她安叶也应该振作起来。

    安叶刚踏入小区,立刻好几道鄙夷、嘲笑又带着戒备的眼神朝她射来,这一个月以来,这种汇聚在她身上的眼神太多,她已经习惯了,她只是想一份平和,便只是一笑置之。

    但她的退让却并没有换来想要的平和,一位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挽着一西装革履的男人朝她走来。

    “哟,这不是小区之花安叶嘛,什么时候回来的?见了老朋友,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就走了?”女人冷嘲的勾着嘴角,画着烟熏妆的眼底却划过一抹不甘。

    她们同在小区长大,安叶成绩优秀,外貌更是出众,走到哪里都受欢迎、追捧,以前读书的时候,班里的男生没有不喜欢她的,不仅被誉为班花、校花,连小区的叔叔伯伯也都被她哄的高高兴兴,说她是小区之花。

    而她,却给她当了十八年的绿叶,一直活在她的阴影下,父母事事拿她跟安叶作比较,恨不得安叶是他们亲生的一样。

    可那样优秀的人又怎样?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坐过牢,如过街老鼠的人罢了。

    安叶自动忽略女人的冷嘲热讽,面色淡然的看了女人一眼,低头似是沉思了一会,这才想起来,这女人叫董小倩,算来她们还真的是老朋友,二十多年的邻居,从幼儿园到高中,她们一直都是同班同学,说来还真是猿粪。

    五年没见,此刻浓妆艳抹,花枝招展,明明不过比她大一岁的年纪,却打扮的很成熟,她还真的差点没有认出她。

    记得当年她高考落榜了,她父母好像逼着她复读,还因此跟家里闹了一场,离家出走,直到她出事后也没听说她回来了,出狱了一个月,也没有见过她。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初中之前,她们关系还是亲密无间的,但是上了高中后,董小倩开始变了,从疏离到最后的形同陌路,再到如今的冷嘲热讽,安叶自嘲,她看人还真是跟瞎子没两样,付出真心的人,最后得到的都是撕心裂肺的背叛。

    董小倩就是像只高贵的孔雀般,似要将她的尊严践踏在泥土里。

    她是回来了,不过是从监狱回来的。

    一点也不光彩,还很难于启齿的地方。

    安叶不想跟她冲突,欲转身离开,董小倩又哪里肯放过她,上前横在她面前,将她拦住。

    “安叶,这么着急干嘛,我还没跟你介绍我新交的男朋友呢。”董小倩似炫耀般挽住西装男得意的说道:“这是我的男朋友,陈翰,他可是阳光集团的总裁助理。”

    阳光集团是蓉城集奢侈品、旅游、房地产、酒店为一体的大公司,安叶曾经最向往的公司就是阳光集团,她喜欢设计珠宝,而她正好看中了阳光集团奢侈品这块,本来是打算大学毕业进入这家公司的,可是现在一切成为泡影。

    阳光集团的大门,永远为她关闭了。

    “新交的男朋友?”安叶特意将‘新交’二字拖了长音,饶有趣味的看了一眼董小倩,最后目光落在陈翰的身上。

    陈翰斯斯文文的站在一边,当安叶的眼神看向她时,却很是坦然的朝她点头置笑,安叶微微一愣,她本来是想看看这男人听到自己的女朋友说他是新交的,会是什么表情,可能会恼怒,会吃醋生气,却绝没想到会是坦然的好像跟他没关系似的。

    看了一眼因她的话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董小倩,连刚才的嚣张气焰也消了大半,安叶心里却有些同情董小倩了,陈翰这个男人不简单。

    安叶觉得跟董小倩较劲真的没意思,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