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是那根葱

第5章  你是那根葱

这两把声音我认得,是宁涵的姐妹,也是一直不认同我们母女俩的宁家人。

    我停在偏厅的入口,冷眼看着厅里同仇敌忾的两姐妹,宁惠和宁荷,坐在沙发里的宁涵的胞弟,宁浩,他们的几个子女也在。

    “该死的女人死了,那个小野种也该滚了……”宁惠没发现我,依旧口沫横飞地出言恶毒。

    我听到她骂我小野种就算了,反正我从小听得也不少,但是,她竟然诅咒我妈妈该死?

    我的手轻轻一挥,墙角的一盆兰花从几架上落下。

    “哐啷!”精致的瓷盆分裂成好几片,可怜的兰花摔断了花梗花茎,躺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无声哀嚎。

    厅里的人被吓一跳,个个寻声望向立在墙边的、她们正妄论的小野种……我!

    “啊……”他们显然没料到我会出现,有些不知所措。

    背后可以闲言碎语,并不代表他们也可以在我面前理直气壮!

    “爸爸他睡下了,请二位姑姑和叔叔回去吧!”我慢慢走进去,冷然望着两位身上流着和慈爱的爸爸一样的血液却一点也不慈爱的“姑姑”们,以主人的口吻下逐客令。

    宁荷拉了拉年长的宁惠准备走,毕竟,在人背后说坏话被听到难免会心虚。

    “干嘛?”宁惠甩开妹妹的手,一副嚣张的样子,踮起脚,尽量伸长脖子试图缩短与我身高上的差别,“我们宁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敢叫我们走?你充其量不过是没人要的小孩,宁涵是看你可怜才收留你,你还真当自己是宁家人了?”

    我轻哼一声,冷冷一笑,“我姓宁,我住在这里,不当自己是宁家人好像也说不过去吧!”

    “你……在宁家,别说你了,宁顾都不敢这样跟我说话,你算哪根葱?”宁惠想到我说的是事实,越发气得脸颊涨红。

    我冷笑着在她气得涨红的时候补上一句,“您真有自知之明,在宁家,算得上一根葱的也只有‘德高望重’的姑姑您了!”

    “你……”气得发抖的宁惠想也没想的,一巴掌朝我脸上挥过来。

    ‘啪’响亮的一声,可以想象宁惠这一掌怒掴我用了多少力,我只觉左脸颊火辣辣的烧疼,五个指痕印恐怕是跑不掉的了!

    厅里原本抱着无所谓看戏心理的人都被吓得一愣,宁惠的儿子梁志成、女儿梁宜欣,一左一右地走上前,叫了一声‘妈’,盯着我握起的拳头,似乎担心我会反击,准备随时护着他们的母亲。

    “小姐?”

    听到花盆破碎声而来的佣人看看我的脸,再看看厅里剑拔弩张的气氛,这种状况她们做佣人的不好插手,交换一眼,丽莎留下看着,雪莉转身悄悄退开。

    我的拳头握得死紧死紧的,恨不得用最大的力气一巴掌甩在宁惠那张老脸上,但我没有,只是用我两只冒火的眼睛瞪着她,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瞪着她,瞪得她气焰减弱,低下了眼帘,回避了我的瞪视。

    “姐,我们走啦!”可能是我的眼神过于森冷可怕了,宁荷赶紧去劝气势消去大半的宁惠。

    再怎么说,我是宁涵心爱的女人的女儿,就算她过世了,宁涵还是当我亲生女儿一样疼宠的。现在打了我耳光,要是他知道了,肯定会心疼,他刚受丧妻之痛,没有人忍心让他再为这种事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