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情绪失控

第3章  情绪失控

我的脚步只顿了一秒,就继续往我房间走,在旋转楼梯转弯的地方,我的眼角余光瞥见了已经走出大门的宁顾,还有厅里面面相觑的两个佣人。

    她们一定很好奇,为什么从来不假辞色的少爷会突然关心起我这位小姐来?

    而我,也很好奇,他这样叮咛她们是干什么?是担心我受不了打击,会做什么傻事吗?

    在外人眼中,我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相依为命的妈妈突然车祸过世,不哭不闹,反应确实有些反常,他有这样的担忧也算是正常。

    我机械地迈动脚步进了房间,靠在门后闭上眼睛,脑海里涌现的画面是妈妈血淋淋的躺在白得刺眼的病床上,了无生气,她肚里还有个没来得及出世的我的弟弟或妹妹……

    车祸!

    这个世上每天都有人死于车祸,我从来不知道新闻报纸上的车祸会有一天这样将活生生的妈妈夺走!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好不容易开始来了幸福的生活,死神就要这样伸手掐断它?

    我相依为命的妈妈,那样冷冰冰地躺在停尸间,我只觉身体有一个处地方被挖空了!不哭不闹,不是我因为心肠冷硬不会悲伤,而是我知道再哭再闹也不能挽回她的生命,更无力从死神手里争回什么……

    但是,等到佣人到了时间喊我吃饭,我才发现我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冰凉的液体布满了我的两颊,顺着脖颈流进了衣领。

    宁顾没有回来吃晚饭,偌大的饭厅里只剩下我一个主人坐在长餐桌旁,以往,我一个人吃晚餐的次数也不少,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今天,有一种悲凉的孤零零将我无形捆绑,我只能睁着眼睛死死看着面前的丰盛饭菜,却不动筷。

    佣人应该已经知道了今天的事,我看见她们偷偷瞄我的眼光里多了一丝怜悯。

    “丽莎,帮我叫车,我要去医院!”我不吃饭了,根本吃不下。

    我要去医院看妈妈,还有爸爸!我不想一个人,虽然我平时很享受一个人的时光,但不是今天,不是现在!

    我才十六岁,这个暑假刚考过驾驶许可,未考到驾照之前,还不能开车,我想去医院就只能叫人送。

    丽莎很快就打电话叫来了车,我到门口才发现那不是计程车,而是宁氏公司的公关车。我想一定是丽莎按照宁顾的吩咐,通知了他,他才会派公司的车来接送我吧!

    我略微皱了下眉头,就坐进了车,根本不管开车的是宁氏哪位被公器私用的职员,我都当他是计程车司机,让他开往医院。

    到了医院,我连声谢谢都没有,就跳下了车,直往里冲。

    再一次看到妈妈冰冷的尸体,我才再一次感觉她真的离我而去了!

    直挺挺地走出停尸间,我像一抹无主幽魂,没有目的地向前走。

    “宁贝儿!”

    有人从后面拉住了我的手臂,是宁顾。他显然走得有些急,呼吸微微有些喘,应该是刚才公关车的司机没能跟住我,报告了他,所以有点紧张吧!

    “宁顾,你带我去看爸爸吧,他在哪个病房?”我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好像今天什么事也没发生。

    他点点头,领着我上电梯去了医院高级病房。

    “贝贝!”

    被厚厚石膏裹了一条腿的宁涵,一见到我就情绪失控,泪水在他突显老态的脸上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