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几个意思】

第5章 5【几个意思】

听到了白素儿的话,吴慎顿时明白了,一个大黑锅结结实实的背上了,老子怨不冤枉啊,老子什么都没干,这刚刚进入状态,你们就完事了,只是看了一眼白花花的大腿跟,原来那个王八蛋弄得的那个乌漆墨黑锅就准备好了,不过这白素儿的老公也真是个王八蛋啊,敢这么打我的女人,怪不得这没几天就把白素儿给卖了,原来知道自己头上的天空变得接近HLBE大草原了啊。

    过了良久,白素儿可能哭够了,只是身体还在不停的抽泣,此时吴慎看着梨花带雨的白素儿说道:行了,这事我知道了,还有是不是傻啊,他打你,你不知道往我哪里跑啊,你到我那边,你老公敢去我家要人吗?吴慎一脸正义的说道,把人家一个小媳妇给****了之后,还让人家往他家跑,真不知道这人的脸皮有多厚。白素儿如同看傻子一样看着吴慎,站起身来冷冷的说道:告诉你能怎么样,你能保护我吗,你只会欺负我,他也天天的折磨我,你们都不是好东西。白素儿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或者破罐子破摔了吧倔强的看着吴慎冷冷的说道:还有你以后不要在找我了,我真的受够了,你就是一个畜生,一个恶魔,我希望你放过我,你在找我,我就自杀,。这时吴慎顿时来气了,真是一个疯女人,抓起白素儿的手,就走边走边说道:呦呵,你个小娘皮谁给你的胆子啊,竟然敢冲着爷们儿发飙,你到是自杀一个给我看看啊,你要是干自杀,我就把你的衣服扒光喽,送到你老家里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家在城关镇,家里有一个瘫痪的老娘被你三弟在照顾着,你二弟在西南军区当兵,你说说你要自杀了,你的尸体光着身子送到你家门口,你那个瘫痪了老娘会不会开心的去找你啊,你的弟弟回到地方上,会不会找我报仇啊,你说你弟弟能打过我们几个人啊,你的男人我和你弟弟两个谁会死啊。这时听到吴慎恶狠狠的话,顿时哭的通红的脸变得煞白,连忙停止了抽泣。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跟着我走,离开那个废物,以后我来养你,等你弟弟回来以后,我给他找一份合适的工作。看着白素儿一脸紧张的样子吴慎张口说道:你放心,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会让你二弟跟着我当小混混的,怎么说你要是跟了我,他也是我的小舅子,我怎么能让他干这个。白素儿想了想自己这些年的遭遇,和吴慎这个王八蛋的威胁,无奈的点了点头,这个恶棍可是出了名的好事找不到他,有坏事就往上扑的,这平时不惹他他都能找你的事儿,自己这要是拒接了他,保不准他怎么去折腾自己的家人,方正对家里的那一口子自己早就没了感情,只是自己不想争什么了,现在有这个恶棍这样,算了也不知道是他很强大,还是他真的很强势,方正这几十天来,他对自己还算不错,尤其是今天,这个恶魔还帮自己出头了,这要是搁在家里的那个,不打自己一顿就是好事了。白素儿默默的跟着吴慎走,等都在早餐的摊子时,吴慎看着自己等人吃剩下的的豆腐脑和肉包子,摸了摸兜子,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冲着青子说道:你们身上有钱吗,给刘老头把帐给结了,以后出来吃东西都记得给钱。这时青子等人你看我我看你,同时冲着吴慎摇了摇头。此时吴慎看着刘老头哪一张布满皱纹而起黝黑脸上有露出了那中怪异而又憨厚的笑容,顿时有有一种被呵呵了感觉,狠狠的瞪了青子和虎头一眼,无奈的转过身来看了白素儿一样想要开口,却有张不开嘴,这刚刚才说过要养她,这转过身来就伸手朝着人家要钱,自己的脸呢,我只是相当一个人渣而已,又不是相当一个小白脸,记忆里这王八蛋这几年的身价也有个一百二三十万了的存款了,家里还长备着十万的现金应急用,这特么的当流氓当习惯了吧,怎么出门兜里都不揣钱啊。

    白素儿看着一脸纠结的吴慎,这还是那个把自己拉到屋里,就霸王硬上弓的恶棍吗,他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当时拔下自己红内裤的时候怎么那么。。。。白素儿默默的不说话,低下头将刚才吴慎强行塞给自己一堆钞票拿出来递给吴慎,这时吴慎脸一红,他妈的三百,这时我包夜的节奏吗。吴慎的脸被大的啪啪响,从里面抽出一张十块的,大声的说道:爷们今天先借你十块钱,以后还你一百,你们都可以作证啊。刘老头你也记得提醒我,你这几碗豆腐脑,和几梯包子也就七八块,剩下的钱你给我留着下次再算。这时刘老头看了看一脸委屈,明显刚刚哭泣过的白素儿,顿时一脸的不忍,那原本就让吴慎很纠结的迷之微笑顿时裂开了嘴,露出几颗硕果仅存的牙齿。吴慎心跳一阵乱跳,这时不屑、鄙视、还有一丝丝的握了棵草,这刘老头到底几个一丝啊,这表情包也太丰富了吧,老子的一世英名,竟然毁在这个受气包一样的女人手里了,被一个买包子的老头给鄙视了。

    这时刘老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拿着十元的钞票走到白素儿身前,将十元钞票放到白素儿的手里说道:闺女啊,这天冷了,赶紧回家啊,这钱你拿着,叔儿没本事,但是这钱咱不拿,花女人的钱,叔儿亏心啊,要是让你婶子知道了啊,你婶子也晚上都不让我上炕。这时一阵秋风带起几片白杨树的叶子,狠狠的刮在吴慎的脸上,这特么的,这个老头谁给他的勇气啊,这时在比爷们发飙啊,这人渣遇到这事儿该怎么办呢,翻桌子,不行都是木架子,看着时候也该收摊了,翻了他的桌子,这时帮他收拾家伙事,踹他吃饭的家伙,吴慎看了看拿烧的冒热气的老汤锅,和下面冒着青烟的干柴,还是算了吧,自己一脚下去别烫到自己,打人啊,这个最熟,看了看那布满皱纹一脸黝黑的面孔,这时说话还漏风,掉的牙比还在的牙都多,这个小体格爷们这一拳下去,未来这几天菜市场就没有卖老汤豆腐脑和包子大饼的了,到时倒霉的还是自己,你让虎头和青子两个去准备早餐吗,他们砍人倒是一把好手,吃个西瓜都是一刀两半下手挖的主。自己这个新时代的大人渣吃了白吃白喝以外竟然找不到对付这个买早餐老头的办法,至于有人要说捣乱,我的大哥啊,你派人过来捣乱,纯属有病啊,人家一天两毛钱的场地费,在费一点柴火,你拍个混混过来捣乱,你真那混混的时间不值钱啊,人家出来混是来挣钱的,没利益的事儿,你当混混真的闲着没事去撩拨你啊,你有不是人民币。

    气急败坏的吴慎拉着白素儿的手就上了摩托车,将自己的头盔按在白素儿的头上,狠狠的加了一把油门头也不会的离开这块伤心地,回到筒子楼,看到楼道蹲着十多个造型奇特的混混子,看到吴慎走了过来,连忙让开路嘴里叫着,三哥好。吴慎点了点头说道:以后抽烟都小心点,不要蹲在这楼道里抽了,尤其是你耗子,你他妈的站在电闸哪里小心那天电闸漏电,电死你个王八蛋,都回到自个屋里去收拾收拾自己的狗窝,还有啊你们这几个楼层的厕所都给我收拾收拾,以后这就是你们大嫂了,他要来这里住,我那边的三楼东边的楼道,谁也不准去了,你们都去收拾收拾,以后我处理完手里的事儿要找你们谈谈。

    白素听到这个恶棍给自己的手下混混们说自己是他的女人了,顿时心里一阵别样的情绪,而起自己竟然不敢反驳,最可怕的是心里也不是很难受,难道自己真的就像家里那个废物说的,自己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烂货。不知不觉白素儿再次被吴慎带进这个原本自己万分厌恶的房间,白素儿将手里的蔬菜和肉放到桌子上,原来都是晚上被吴慎或者他的手下送进来,自己当时就是紧张了,根本不敢去看四周,想看也看不清,自己想想中这里应该是一个地狱一样恐怖的场景,这几十天来了快十次了,这是第一次在白天,可以看看,这都是什么啊,除了一张床,四面的墙上都是一些羞人的海报,真是一个大色狼,白素儿看着那海报上一个个穿着一丢丢布料的做成衣服的模特,脸上顿时羞红,这时就听到吴慎从另外一个房间里说道:你要是渴了你自己就倒水喝,之后把衣服脱了等我。

    白素儿听到吴慎说让自己脱了衣服等他,顿时眼睛一红,王八蛋,恶棍,我怎么就相信你会对我好,这才多一会儿啊,大白天的就想糟蹋人家的身体,吴慎就是一个大恶魔,就是一个畜生,亏自己刚才还以为他回对自己好,自己真傻啊,白白的送羊入虎口,原本他还照顾自己的想法,直接对自己用强,现在抓住了自己家里的把柄,这个恶魔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折磨自己呢,他到底把自己当做什么人了,人尽可夫的婊子吗。

    这时吴慎再次说道:快点脱啊,我这边就快准备好了。这时白素儿顿时心若死灰,一边咒骂这吴慎王八蛋,一边流着泪慢慢的脱下自己的衣服,五分钟之后,吴慎一脚将木门踹开,手里端着一个木托盘,上面摆着一堆瓶瓶罐罐的走了出来点着一根婴儿手臂粗细的蜡烛,看到钻进被子里的白素儿。此时白素儿心里暗骂这吴慎是个王八蛋,留着眼泪刚要转过身去,就看到吴慎拿着一根大蜡烛走了过来,顿时哭的更痛了,顿时委屈万分,抽泣着说道:求求你了,我受不了这个,最多,最多我主动点,就像昨天晚上那样。这时吴慎顿时被白素儿说道莫名其妙的疑惑的说道:你怎么跑到床上去了,你怎么主动点,算了你想上床就上床吧,不过你能不能从被窝里算出来啊,不然我没办法给你上药啊。

    顿时白素儿停止了哭泣一脸诧异的说道:你让我脱衣服就是为了给我上药。这时吴慎点了点头随口说道:当然是上药了,不然。。。。额,你这是几个意思啊,等等啊,小娘皮你不要动啊,让我猜猜看啊,你现在是不是光着身子啊。看着白素儿俏脸顿时变的如同桌子上的苹果一样红,羞涩的将臻首蒙进被子里,白素儿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先是当着这个恶棍的面哭出声来,紧接着有跟着他回到他的家里,之后自己有把自己脱的光光的,赤裸裸的钻进他的被子里,自己该怎么办啊。这时吴慎将手里的一套家伙事儿放到桌子上,一脸淫笑的走到床前,贱贱的说道:小妞,出来见人了,你要主动点,就像昨天那样,我很不理解是什么样啊。这时吴慎抓住被子的一角,一把拉开被子,只见一个美人玉体横卧在自己面前,唯一让吴慎恼怒的就是点点紫色或者青色的斑痕,此时白素儿如同受了惊吓的小兽,将自己蜷在一起,双臂遮挡这胸前的丰满傲然,一双雪白浑圆的纤纤长腿也微微交叉,只是满园春色关不住,一缕黑丝漏出来啊。这时吴慎无耻的趴到白素儿的耳朵边上轻轻的吹着热气说道:又不是没见过,我都把玩了好几次,还害羞什么啊,这个时候你不应该用手捂着胸啊,知道这个时候最该捂着什么地方吗。这时白素儿懵懂的看着吴慎,谁知道吴慎说道:你该捂住自己的脸,除了我谁也认不出是你了,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