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们结婚吧

第4章 我们结婚吧

许一诺擦了擦鼻尖上冒出来的薄汗:“你叫霍炎?”

    不等霍炎回答,许一诺就又说:“我叫许一诺!”

    霍炎对眼前这个女人叫什么没有兴趣,目光里三分费解,三分漠然,四分疏离:“你找我?”

    许一诺说服自己无视霍炎的冷漠,看着他猛点头,目光里满是热切的期待。

    “有事?”霍炎的语气很淡,明显已经有些不耐。

    “你是不是来相亲的?”许一诺问。

    霍炎从二十五岁起就被母亲安排各种相亲,以至于现在听见这两个字就习惯性的皱眉。

    “我也是来相亲的!”许一诺一脸终于找到组织的表情,“被逼婚的感觉,是不是很不好啊?”

    霍炎这才扫了许一诺一眼,她五官小巧,加上肌肤还很稚嫩,目测也就二十二三的样子:“你也被……”

    不等霍炎说完,许一诺就猛点头,一脸“哥们,我跟你一样可怜”的表情。

    “那你来找我……?”

    霍炎其实已经已经差不多猜到许一诺来找他是想干什么了,来了兴趣,换了个姿势靠着车子,闲闲的等着许一诺的下文。

    “我……”许一诺满满的勇气突然无法在这个时候发挥出来,毕竟这句话一般是男方说的。

    不过,许一诺也只是踌躇了那么片刻,心里就已经有决定了——为了后半辈子的幸福,她豁出去了!

    “我觉得——”许一诺抬头,目光坚定的看着霍炎,一字一句的说,“我们可以结婚!”

    霍炎听到的跟他料想到的差不多,他看着许一诺这视死如归的样子,眉梢划过一抹笑意。

    他上前一步,逼近许一诺,眯着眼看她:“你想和我结婚?”

    许一诺冷不住吞了口口水。

    她虽然不矮,但是霍炎很高,加上这个男人莫名的携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亚历山大啊。

    最重要的是,他的语气不急不缓的,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尾音自然上扬,让人感觉他整个人是好整以暇的,似乎在等着一出戏上演。

    而这出戏的演员,就是许一诺。

    其实许一诺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现下她明显处于被动,如果这和以往一样是她的一项任务的话,那么,她的任务可以说是已经失败了。

    但是为了摆脱那些烦人的相亲,她告诉自己:姑娘,挺住!

    “我不是想和你结婚。”许一诺看着霍炎,很平静地说,“我只是觉得,我们可以结婚。”

    “哦?”这个说法挑起了霍炎的兴趣,他勾了勾唇角,等着许一诺的解释。

    “我看得出来,你很烦这种相亲活动,不然你不会提前走。”许一诺不紧不慢的分析着,“可是你二十八岁了,为了让家里人高兴,又不得不来相亲。”

    霍炎唇角的笑意深了一些,“继续。”

    “我二十五岁,没交过男朋友,有稳定工作,也被我妈逼着相亲了。”许一诺咳了一声,才接着说,“重点是:我不想结婚。而且,你也不想结婚。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结婚。”

    “……”霍炎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神一样的逻辑”。

    看着霍炎有些无语的表情,许一诺也才反应过来他可能无法理解自己的意思,忙解释:“我的意思是,既然我们两都不想结婚,又都被家里人逼婚,为什么我们不假装结婚,假装生活在一起,让家里人高兴,也让我们摆脱没完没了的相亲呢?”

    说完,许一诺摘下了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眼含期盼的看着霍炎。

    霍炎不可察觉的愣了愣。

    刚才许一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时,乖巧的样子像温婉善良的邻家女孩。

    可是摘下那副死板的黑框眼镜后,他才注意到,原来她的五官是这样小巧精致,再加上那头柔顺发亮的长卷发,她并不缺少女人独有的妩媚。

    不同的是,她的这股妩媚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让她看起来很顺眼。

    再从谈吐举止上看,她应该是个本分规矩的女孩。

    带一个这样的女孩回家去,应该可以抵挡他母亲的相亲攻势一段时间。

    “为什么是我?”霍炎并没有马上答应许一诺。

    “呃,因为……”许一诺撩了撩头发,认真地看着霍炎,“我觉得你是个好人啊。”

    “……”霍炎想了想自己的工作,以及那个被无数人惧怕的身份……许一诺居然觉得他是个好人?

    这一刻,霍炎只是觉得许一诺过于单蠢了,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其实许一诺断定霍炎是好人的根据很简单。

    他西装革履,不苟言笑,眉目冷肃,身上有一股十分阳刚的正气——这说明他从事的工作非常严肃且具有一定的权威性。

    他脚上的皮鞋出自意大利的手工定制世家,西装上没有奢华品牌的logo,但是识货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高级定制的,领带的颜色不张扬,和西装搭配得也很好——这说明他这个人非常低调,且十分有品位。

    他的衣服熨烫得没有一丁点的褶皱,皮鞋的鞋面也光洁如新,没有一点灰尘,头发更是打理得一丝不苟——这说明他非常爱干净。

    最重要的是,就在不久前,他帮她包扎了伤口,那之前他们素不相识,说明这个人人品很好。

    一个低调,从事的工作很严肃权威,又很爱干净,外形堪比当红男星的男人,谁敢说他不好?

    许一诺就觉得他很好,虽然他二十八岁了还没交过女朋友有点反常。

    许一诺忘了一件事——霍炎不一定也觉得她好。

    “你觉得我会答应你假结婚?”

    霍炎的目光肆意打量着许一诺,带着极致挑剔,却不会给人轻佻的感觉。

    “呃……”

    许一诺跟被噎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是啊,这个霍炎的条件,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匹敌的,他会答应和她假结婚?

    犹豫了半天,许一诺最终只憋出来一句:“我们假装结婚了,让双方父母都放心,不用再被凶残的相亲蹂躏,双方互不干涉,可以像单身的时候一样生活,不是很好吗?”

    “……”霍炎的目光变得深了一些,但是没人看出来他在想什么。

    许一诺看着霍炎的眼神,懊恼的抓了抓头发:“你二十八岁没交过女朋友,还不想结婚,该不会被我猜对了吧……”

    霍炎狭长的眸子划过一抹冷意,连声音里的温度都降了下去:“你猜到什么了?”最好不要是他猜的那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