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是我打坏的

第2章 不是我打坏的

许一诺瞪大眼睛——这样的话,她的计划就被搅乱了啊喂!

    她只能又在霍炎面前晃了晃自己流着血的小蹄子,声音弱弱的:“那我的手……”

    霍炎的眉头蹙得更深,旋即,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背过身去拨通了一个电话:“送个医药箱到东区的卫生间来。”

    许一诺已经没空管她的计划了,目光放肆地打量着男人的背影,精准地看出了他的身高——。

    更要命的是,他的身材比例好得简直就是在挑战完美,把西装穿得比时装周上的名模展示出来的效果还要养眼,让他的背影看起来格外颀长挺拔。

    而且,他虽然一直蹙着眉头没对她笑过,给人的感觉却非常阳刚且正派。

    他从事的工作,应该非常严肃且权威。

    这个男人的形象,在许一诺的心目中蹭蹭蹭地升高。

    霍炎挂了电话转回身的时候,手下也把医药箱送过来了,他刚想叫手下给许一诺处理伤口,手下却说要去帮忙挡着他母亲,否则母亲就要找进来了。

    相比于和母亲一起见一个又一个女人,他更愿意给许一诺处理伤口。

    霍炎打开医药箱,取出棉花和消毒水,看了许一诺一眼:“手伸出来。”

    许一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一挺胸,义正言辞的说:“玻璃不是我打碎的!”

    霍炎掀起眼帘,从上到下淡淡的扫了许一诺一眼:“我有眼睛。”

    他也不相信这个纤瘦无害的女人能把一面镜子打破。

    不过……这个纤瘦无害的女人这脸单纯又认真的样子,还算有趣。

    许一诺没想到这个帅哥这么好骗,嘿嘿一笑,把手伸出去:“喏!你要干什么,随便!”

    霍炎明显一愣,片刻后他抬起头,眯着眼似笑非笑的打量着眼前娇小无害的小女人:“我想干什么?都随便?”

    职业原因,许一诺骗过很多人,最好骗的都没有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容易相信她。

    于是,许一诺甚至不去想这个男人这样的表情和语气是不是有什么深意,重重地点头:“嗯!”

    霍炎确定了——眼前这个女人不谙世事。

    他摇摇头,用沾了消毒水的棉花给许一诺的伤口消毒。

    许一诺没做准备,手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她“嘶”了一声,下意识的就想缩回手,却被霍炎先一步稳稳地攥住了,他说:

    “别乱动。”

    不轻不重,不急不缓,富有磁性的男低音,格外的性感悦耳。

    许一诺当真就没有再动,目光也被吸引到了霍炎身上。

    此刻的他,低着头,她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线条优美的双唇,以及挺直的鼻梁……

    她很好奇,一个人是怎么生得这样完美的。

    想着,许一诺越看越好奇。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许一诺越靠越近霍炎,像是要把他生得这样完美的秘密看穿了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洗手间入口处传来了两道同样饱含了震惊和意外的中年女声:

    “哦——!”

    闻声,许一诺和霍炎不约而同地看向洗手间的入口处。

    那里,站着两名同样目瞪口呆,眼神中也同样有欢喜的中年妇女。

    “妈?!”

    许一诺看着表情有些怪异的母亲大人,目光里满是不解,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正被霍炎托在手心上,而这是她家的母亲大人第一次目睹她和一个男人这样亲密接触。

    “妈。”

    几乎和许一诺是同一时间,霍炎也出了声,但是相比于许一诺的疑惑,他的声音要平静淡然许多。

    霍炎的尾音落下时,许一诺意外的看向他,明显没想到门口的另一位居然是他母亲。

    而霍炎,同样也没想到和母亲一起进来的中年女人是许一诺的母亲,看许一诺的眼神同样是意外的。

    这时,门口一对同样在操心着儿女婚事的妈妈,终于不再用怪异的眼神打量对方的孩子了,而是互相打量起了对方。

    许一诺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忽然听见她家的母亲大人叫了霍炎的母亲一声:

    “亲家!”

    “咳——”

    许一诺一阵猛咳,差点就岔气了。

    霍炎皱皱眉,看了许一诺一眼。

    许一诺隐约猜到这个英俊出色的男人也是来相亲的了,嘴角抽搐了一下,哭着脸,很想跟他说,她认错人了,门口那位根本不是她妈。

    霍炎从许一诺丰富的表情中,明白过来她也完全料不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不过,比事情发展成这样更有趣的,是许一诺的面部表情——那副被人错怪了的委屈样子。

    碰见她,他才明白,原来人的表情是可以这么丰富且……传神的。

    这个时候,霍妈妈也终于从许妈那句“亲家”中反应过来了,又看了眼自家儿子拉着人家姑娘的手——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是霍炎第一次这么拉一个女孩的小手。这之前,他对女人是唯恐避之不及的。

    再看那个女孩,规规矩矩的装扮,连那头乌黑柔顺的长发都没经过任何修饰,模样干净且乖巧。

    真是当媳妇的好人选!

    “哎!”

    霍妈妈当即笑着回了许妈这么一句,开心溢于言表。

    另一边,许一诺却变得云里雾里了,她不解地看了眼两位家长,又有些不确定的看向霍炎,眨巴眨巴眼睛问:“我妈和你妈……是在聊天?”

    看着许一诺那双茫然的大眼睛,霍炎忽然勾勾唇角,摇头:“她们在打招呼。”

    “打什么招呼?”

    许一诺更加不懂了,她妈所有的朋友她都认识,她记得清清楚楚,不包括门口打扮得雍容华贵的那一位啊!她们不认识啊!

    “你没听到?”霍炎云像在说别人的母亲一样云淡风轻,“亲家打招呼。”

    许一诺差点被噎死——她妈什么时候和霍炎妈变成亲家了?这误会大了好吗!

    这时,霍炎已经把许一诺手上的伤口包扎好,也终于松开了她的手。

    许一诺端详了一下手上漂亮利落的包扎,朝着霍炎绽开一个笑容:“谢啦。”

    她的笑容过于明媚晃眼,霍炎愣了愣,随后掏出手机给许一诺递过去:“你的号码。”

    “啊?”

    许一诺整个愣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