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豹子岭

第4章 豹子岭

燕朗在草原见过不少大蟒蛇,却还是被这条大蛇吓了一跳。这个蛇头竟然像一间房子那么大,吐出的蛇信就有水桶那么粗。更怪异的是:它的头上还长着一个月牙形的角。

    少女大喊一声:“快跑!”骑着黑马朝摩云塔方向狂奔而去。燕朗来不及多想,紧随着少女往回跑。他不敢回头看,只听见身后“唰唰唰”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很快他们跑到了摩云塔附近,少女远远的把一个球状物抛到塔下。大蛇立刻丢下他们,飞快的游去追那个东西。突然轰隆一声炸响,一道雷电击中大蛇的身体。

    二人勒住缰绳回头一看:大蛇已被雷电击成两段,光是断尾就有几十丈。失去尾巴的大蛇受到重创却并没有毙命,它忍痛爬出塔底向巢穴游去。

    燕朗正暗自庆幸逃过一劫,少女忽然策马向大蛇冲了过去。燕朗先是一惊,也跟着冲过去。大蛇受伤之后速度明显慢了许多,二人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追上了大蛇。少女一直冲到和蛇头并排的位置,手中短剑向蛇头凌空一挥,一道炫目的白光从短剑上发出。

    就听“咚”的一声沉重的闷响,屋子那么大的蛇头把草地砸出一个坑。百丈长的半截蛇身继续向前冲出了几十步远才停下来,地上的蛇血流成了一条小溪。

    少女斩落蛇头,下马挥剑剖开一段蛇腹;然后不顾血污和肮脏,整个人都钻了进蛇腹中。看的燕朗目瞪口呆——从引大蛇到摩云塔、利用雷电击伤大蛇,再到斩蛇取珠;这位貌若天人的少女,为了大蛇的内丹竟然这么玩命。

    大蛇的内丹又叫蛇珠,是修炼灵脉的上等兽丹;非普通兽丹可以相比。这条大蛇形状古怪,体型巨大,其腹中的蛇珠一定更加厉害。燕朗自动退后了一段距离,他怕自己离兽丹太近会忍不住去抢。

    少女在大蛇肚子里待了一炷香的时间才钻了出来。她不顾满身满脸的血污,解开水囊首先清洗手中的东西。冲洗掉血污后,燕朗看的真切:那是一颗鸭蛋大小的赤红珠,忽明忽暗的闪着红光。

    即使隔着很远,燕朗都能感受到它强大的吸引力,体内的魔脉蠢蠢欲动。他知道再待下去必然会去抢蛇珠。于是不敢久留,调转马头往回家方向跑去。

    回到甜井村,燕朗想着一定会被爷爷数落。到了门口却见大门敞开,东西七零八落散落一地,地面上还有一滩血。像不久之前刚刚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打斗。燕朗四处寻遍,不见爷爷的踪影。

    这时,邻居孙大叔闻声赶来,神色慌张的让他赶紧逃命。燕朗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孙大叔告诉他:三个时辰前有十几个兵士破门而入来抓老人,还逼问燕朗的下落。老人趁兵士不备杀了几个人,自己也被乱箭射死。那帮穷凶极恶的兵士用马拖着老人的尸体,还威胁村民说——如有燕朗的消息,立刻去三十里外的豹子岭通报;若知情不报,全村人都要被杀光。

    燕朗听罢如被雷击,过了半响撕心裂肺的吼道:“我要把他们全部杀光!”。说完便骑马冲出村子,向豹子岭方向飞奔而去。

    豹子岭在村子的西南方,山岭并不很高却颇为陡峭。豹子岭的清风峡是通往叔黎国的必经之路,岭上驻扎着燕骑国五千兵士镇守要冲。

    此时,清风峡守关校尉正耀武扬威的呵斥着来往的商旅行人,一匹快马向关卡冲了过来。守将忙令兵士刀剑出鞘,严阵以待。眨眼间快马冲到面前,马上是一个*上身的少年——两眼赤红,眼角都瞪出血来。

    校尉用刀一指少年:

    “来者何人?敢闯关卡,定斩不饶!”

    燕朗一言不发,单手一张,校尉立刻飞了起来。“救命”刚喊出一半,便“嘭”的一声化成一团血雨。守卫兵士们哪见过这等场景,立刻都吓傻了。不知谁喊了一声“放箭!”兵士们这才回神,纷纷拉弓。箭矢像雨点一样朝燕朗飞来。谁知这些箭还没碰到燕朗,就纷纷落地、有的甚至被反弹回来。

    燕朗杀了第一个人,魔性更盛,魔脉中兽丹之灵全部爆发。在他左右手交错之下血肉之躯纷纷化成血雨,整个关卡都被染红了。顷刻之间,守关的百名兵士全部变成了血水,一股血腥气笼罩着清风峡。

    岭上的守兵发现大事不好,连忙禀报豹子岭守将魏兴。魏兴立刻令手下把守住大营和上山道路,亲自带着一队精兵策马下山。到了清风峡关卡,魏兴惊恐的发现:这里已经被血肉覆盖,百名守兵连一具稍微完整的尸骨都没有留下。凶手只是一个少年,脸上却带着杀伐的无情和嗜血的快意。

    魏兴是修灵者,灵力达到武灵界;在燕骑国的武将中也算是一流的灵者。他一眼就看出燕朗身上带有可怕的魔性;却又不是魔,不知这么强的魔性从何而来?魏兴一面催动灵脉,一面试探道:

    “来犯者何人?杀我燕骑国守兵是何用心?”

    燕朗冷笑一声,一字一句的说:

    “你们在甜井村杀了我爷爷,我要血洗豹子岭为爷爷祭奠!”

    魏兴心头暗自一惊:原来眼前的少年就是王族指定要抓的人,万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却如此可怕。不过自己有数千兵士,五十只战兽,又占据地利;只要略施小计、再加上自己的灵力修为,生擒此人并非难事。

    打定注意,魏兴说道:

    “你爷爷只是受伤,现在清风峡另一侧的兵营救治——不信你亲眼去看看。”

    说完魏兴命手下打开关卡,让开道路。燕朗听说爷爷还活着,迫不及待的冲进清风峡。

    清风峡长三百丈,宽度可并排走两辆马车;两侧都是倾斜的陡坡,非常险要。燕朗策马行到一半,忽听头顶传来轰隆隆的轰鸣声。燕朗抬头一看,从一侧山顶滚下十个大铁球——每个铁球的直径都有两三丈,铁球外布满一尺长的钢刺。这大铁球正是燕骑国重金打造的攻防利器——“破军铁胆”。

    燕朗心念魔音、催动魔脉双掌击出。可是那些大铁球势大力沉,燕朗魔脉尚弱,加上之前兽丹灵力消耗过大;根本无法阻挡。眼看就要被压成肉饼,燕朗纵身高高跃起躲过了大铁球。可怜青骢马被铁球击中,被撞的血肉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