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大考

第3章 大考

……不能再为仆了,爹,儿子要为你为自己挣一份尊严……

    内视过后,身体的精纯度竟然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自己就要自然凝灵了,真正的五灵界的NO,1!

    妖修炼体,不是人干的事!若不是自己天神之体,刘行早被初初给炼化了……

    刘行将虚空镜与小小行址放在怀里,一路下山。此时此刻,他身如轻风,速度已经是平时的几倍。心中大笑着,刘行从后院小门入了大刘府内。

    刘府大,在这座大商国都,中都,刘府占地也有十几里方圆。

    一生为仆的刘经续正等着刘行回来,见到他一脸笑意的回来,这才放下心来。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刘行就翻出窗外,带着行址向后山跑去。

    同样出来炼体的大有人在,但他们大都是跑去刘家的演武场,往后山去的,只有一人,超级炼体哥!

    人们见惯不怪,只偶尔有人叫上一声:“喂,炼体哥早啊!”

    有人哈哈大笑。

    一路上山,速度快,更不吃力,刘行提前了半个时辰到达山顶。

    爽!

    他将行址放与大石之上,掏出行址钥匙打了开来。

    轰然一下,刘行进入行址之内。

    初初正等着他,见他进来也不多说,从身上直接扯下一片星尘给他。刘行嘻嘻一笑,脱光光,将星尘覆在跨下。牙齿在口中喀的一声,超给炼体哥纵入了寒泉之内。

    爽……

    刘行面目狰狞的笑着。

    “初初,我身体的精纯度应该在百分之九十八以上,为什么还没有凝灵成功?”刘行吃完果子,从非人的折磨中清醒过来,有些郁闷的问初初。

    初初也很不解,清音平淡,说道:“你的炼体,同时在提升着三魂七魄之力,就算没有凝灵,你此时的力量也应该在四魄之力之上了,身体几万斤的力量也有了,只是轮海内的身极漩涡却还是不出现,倒很奇怪。”

    刘行双眉微皱,这样的修炼越早结束越好。跳出行址,刘行飞快下山,感觉这一次还是有极大的变化的。

    跑到家门时,一个人推着几十只夜桶推开后门往里走,刘行正好碰到,微微一怔,细看之下,登时面色大变。

    父亲刘经续!

    一身臭气冲天,刘经续竟然推着夜桶。

    “爹!”刘行叫了一声,刘经续回头看到了他。“你怎么会干这种最下等的活了?”

    刘经续麻木的一张老脸一抽,他在儿子脸上看到了无法遏制的痛苦和愤怒!这种活一直是一个外姓老者在做,今天却换成了父亲!

    “……只是临时的,内院管家刘如让我帮几天……”刘经续说道。

    刘行口里发出喀的一声,上前几步,一脚飞出,轰的一声,一只装着几十只夜桶的小车辆,被他一脚踢出几百米外,啪的一声,碎成一地碎块。

    “爹。你现在回家去等,我这就给您争回一份体面!”刘行迈步就向内门而去,刘经续张手欲拦,只觉得风声起处,儿子只如一道风过,飞快的在眼前消失了。剩下他怔然半晌,呐呐说道:“……我儿子好脚力啊,是不是凝灵了……”

    刘行来到后院,内院总管刘如正立在院中安排今天要做的事,刘行来到他身边,双眉一立,两眼如刀,直视在他脸上。

    “我请你给我爹换个事务。”刘行说道。

    刘如一愣,一回头,四目相接,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背脊直升上来,在这个少年面前,他只觉得对方举手就能击杀了自己,脸色大变,一连退出十几步,才惊魂未定的站住了。

    “你是……刘行?”

    刘家人人认得这位炼体达人。

    “是我,我来请你,给我爹换个事务。”刘行沉声说道。

    刘如镇定下来,不由得心头脑怒,精瘦的一张老脸上,现出一丝不耐。并为之前的那丝畏惧而更加的愠怒。

    “你以为自己是谁?”他瞪眼问刘行。“什么人应该干什么活,是你能说了算的么?你爹刘经续本就是下人,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换什么换!”

    “你别忘了,我正在修炼,修炼中的家族子弟,家人哪有干那种下作活的!”刘行说道。

    “哼,修炼,不如说还在炼体吧,修炼的家族子弟,也只有你一个是下人身份,族长老爷给你恩典,你也得珍惜才是,快三年了,我的大少爷,你什么时候能炼完体啊,再有两个月,就是你与刘浩大少爷的大比试,你觉得自己两个月后,还能站着说话吗?”

    刘行大怒,双拳紧握,上前一步,气势已经激得空间微动。刘如被他的样子一吓,又退了一步,突然怒道:“摆什么武修架子,有能耐明早大演武场见。明天是族内一年一次的大考,你到时能通过家族的大考试,不用你求,你爹自然会得到一份好差事,你这样狰眉瞪眼的,我就怕了你一个下人了吗!”他越叫声音越高,一些人围上来。

    “明天是族中的大比?”刘行问道。

    “当然,你炼体三年了,还是自求多福吧,只怕你爹的差事只会越来越差,哼,真有本事,就拿出来看看!”刘如一脸的鄙夷。

    刘行点点头,说道:“你说得对,那咱俩明天再说。”说完,转身回家。

    刘如在他身后一阵大笑。

    第二天,刘行从行址内出来,并没有向后山跑去,而是拉住了正要出门干活的父亲,要他一同到大演武场上去。

    刘经续因为昨天的事,挨了一顿责骂,今天正要悄悄出去,被刘行拉住很是焦急。

    刘行直视着父亲,这三年,刚刚四十岁的刘经续因为儿子日夜忧虑,双鬓已经花白,看上去,更象是五六十岁的老翁,此时一脸的忧急,战战兢兢。

    刘行摸了下父亲花白的头发,心头猛然的一翻,自己沉于炼体,真不知道父亲为自己担了这样大的心事。

    “爹,听儿子一句,今天跟儿子到大演武场上去,那种下作的差事,咱再也不用干了,你相信儿子。”

    刘经续看到儿子眼中含了泪花,儿子大了。他点点头,沉声说道:“好,儿子,全天是你大考的日子,就算有再大的责罚,爹也跟你去!”

    父子二人相携出门。

    今天的大演武场,格外热闹,每年一次的大考日子,是刘家最重要的大事,众青年少年更是盼着这样一天,出众的弟子,是有家族的大赏赐的。

    八点一过,刘家十数万人,就一齐向这里涌了过来,千余亩的大演武场上,称得上是人山人海。更有不少外族少年,与一些家族长者,一同前来观礼,主台之上,坐了一众长者,除去几个外事总管不能到来外,几大长老,几位主管,各支的长者,支族长老,与一众族中的武修高手,坐了几百人。族长刘万山拉着两位同城的方家与长孙家的两位家主,共同坐在主台正中,太阳已高,他大手一挥,下面鼓手轰隆隆的一阵震天鼓,场上立刻安静下来。

    一年一度的家族大考开始了。

    主事的照例说了一通场面上的话,就请出六长老,刘昌武,进行第一项,测试炼体少年中,有没有达到凝灵的标准。五百少年,个个神采飞扬,刘行也立在他们中间,他已经长到了一米八的大个子,立在一群十岁以下的少年之中,显得极其显眼。人们也感到好笑,不时有人不住指着他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