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妖修

第2章 妖修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小姑娘说道:“我是天妖,那位大力天神将我捉来,就是让我来助你回到神界……”

    “什么神界,谁是天神?”刘行脸有些白。

    “带我来的人,我现在只是个魂体,本体让他掠夺了,只能帮你回到天界,我才能要回我的本体,现在你明白了吗?能返加神界,也算你帮了我。”小姑娘清冷的目光看着他。

    刘行点头,“明白了,……原来你是一个鬼魂,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傻妖……”

    小姑娘倒没怪他,轻声说道:“我叫初初,这只行址就是小时候妈妈给我的,用来最初炼体。现在,我就来帮你炼体好了,我们妖法炼体,很快的,就能达到凝灵之境。”初初说着走上前来,伸出一双晶莹剔透的小手,就来解刘行的衣服。

    刘行如同要被强奸一样的向后一跳,叫道:“你干什么!”

    “我们去炼体,炼过后,就能达到凝灵之境了,早日成就大力天神,你就能带着我,一同飞过低等星群,中等星群,一进到最高等的沉星海里,那里就是天神们呆的地方……快来,我可不想在这个烂地方呆太久。快脱掉衣服,我们来试我们的天妖炼体!”初初说道。

    刘行听得目瞪口呆。

    天神之境,高等星群,他觉得那么远的世界,哪是他能呆的地方啊。

    但那确实是他梦过的地方。

    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想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到父母身边,问一句为什么?自己真的很差劲吗,不值得珍惜吗,他们竟然狠下心来,将自己抛在一块大石之上。

    想证明自己是逆天级优秀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全他妈的仰视着的人物,让自己的生身父母为自己当年的行为,深深悔恨。然后再潇洒离开,永远不见他们,让他们在痛苦中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这成了他的心病,一个理想!

    “对,得先凝灵啊!”刘行沉静下来,既然这只天妖什么也不知道,而她来的方式,又极其可能同自己那个没见过的爹娘有关,自己还是先炼体的好,尽管这对将来证明自己时,有点打折扣,但现在却是最好的选择。

    再不能让人那样笑着,尖着噪子叫:“无敌炼体哥来了!”

    哥就是哥,哥凝灵了,是武修了。

    刘行想得热血上涌,一狠心,飞快的除下衣服。

    小初初快哭了,双手捂脸:“……你……你干什么呀……”

    刘行一愣,:“你不让我脱了衣服炼体吗?”

    “那……也不用都脱了啊……真丑!”初初背过身去。

    刘行理直气壮的说道:“可我就这一件外衣,家里也没精珠买内衣,不然我再穿上……”

    初初气得小脸通红,跺着她的小脚。她本身就是个魂体,根本就全祼着的,只用一片星尘覆在身上,这倒好,两个少男少女全祼相对,气氛极其暧昧。

    初初忽的在自身上扯下一片星尘,背身递给刘行,声音微不可闻:“用这个,覆在……那个上……”

    刘行纳闷接过,随口问道:“那个是哪?”

    初初小脚连跺,大眼中湿雾一片,却再不肯出声。

    刘行哈哈一笑,将星尘覆在跨下,星尘是片白雾状的,着体微温,一想到这就是那个小妖女的体温,刘行的下面就有反应。他吸了吸鼻子,点头说道:“嗯,满香的……”

    初初气恨交集,再不理他,自己走到那两只炼泉之旁,一指寒泉说道:“跳下去!”

    刘行跟着过来,没靠近寒泉,自己就快冻僵了,这不是要冰镇炼体哥么。刘行微一犹豫。

    初初清冷的声音说道:“这是我们天妖一族的圣物,两处泉水,各有名字,一处冰髓,一处火芯。都是我们从小炼体的无上宝贝,你们人族下等星群里,这利神级宝物是不存在的,我三岁就跳到里面炼体凝灵了,你一个大人,要是实在害怕,我也不会勉强。”

    话间充满了鄙视。刘行快让这句气疯了!

    你三岁都能跳,我怕什么呀,反正你是来帮我的,总不能看着我死了,你永远回不到自己家吧……

    一咬牙,刘行一步迈入。

    咝……

    从皮肤到肌肉到血液,全身刹那间就冻到了骨髓!

    刘行觉得自己死了!僵硬了,只剩下心脉存有一丝意识。

    过了一会,小初初一伸手,将他拉了出来,然后口中发出一声怪异的轻叫,就见地面翻起,那只大甲虫如飞而至,忽然人立而起,轮起两只前臂,对着刘行全身上下拍打了起来。

    痛入心肺!

    全身本来已经要冻硬了,每一下都在他白色的身体之上,留下一道红印。

    直打了近半个时辰,红印连成一片,刘行才浑身抖成一团的活了过来,他身痛如刀割,大瞪着两眼,目露凶光的看着小初初。

    小初初一挥手,大甲虫忽的扬起前臂,将他扔入沸腾的火芯之内。

    火芯!

    与火芯,就得先说一说初初的这只行址。当初初三岁后,她母亲云娘娘就亲自将寒冰星体内的寒髓与火星地心深处所得的芯火,用大|法力种到了这只行址之内。借水行之力,化解了其中的狂暴之力,成了两只并存于一室的泉水,来帮助自己的女儿炼体之用。借两个天体圣物,同时触动三魂七魄,炼体的同时,乃是三魂七魄同修的无上大妖功法!如今被不甚明了的初初照搬到了刘行身上。

    一入火芯,就算存在水行之力缓和,刘行也几乎被烧焦了。

    他一凡人,怎么能同天妖的初初相比。

    刘行登时就被火无上热气蒸透了五脏六腑,通体呈现出一种紫红之色,半个时辰过后,小初初将他拉了出来。而四个时辰,刘行才从死亡的边缘活了过来。

    刘行几乎看到了死亡的样子,魂魄最深处的样子,他呼之欲出。

    初初也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想自己当年可没象他这样没用,从火芯出来时,虽然也是极其痛苦,却不会昏死上四个时辰,那么严重。

    她摘了一只人形果过来,送到刘行口边。

    到此时,刘行已经是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就算嘴边的是一只毒蘑菇,也要一口吞下了,何况是一只看上去鲜嫩多|汁的果子,他几乎一口就吞了下去。

    “……再给我一个。”他声音极弱的向小初初要道。

    小初初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行的,我当年也只吃半只,没想到你全吃了,再多吃你会没命的……”

    刘行一惊而起。从冰髓到火芯,还能发生更糟的事,他一点也不再怀疑了。他大瞪着两眼,看着小初初,声音凄凉地说道:“你应该早说啊……”

    刹时间,体内如万把刀子同时搅动。把骨肉都绞得粉碎一般的痛。刘行大叫一声,身体倦成一团。

    “……这果子很珍贵,你看过这两棵生灵树了,上面的精珠当然是妈妈给我出入行址准备的,可是你知道吗?”她絮叨而语:“这两只生灵树,加上这许多的精珠,也没有一只搜魂刮骨果珍贵……”

    刘行已经听不到她说什么了,他正受着搜魂刮骨之苦!

    别人是炼体,刘行是在炼命,三魂七魄同时在炼狱之内。全身几百只只穴位,从火芯出来就全都大张,此时此刻,更多的灰色物质,从全身各处,慢慢溢出体外。

    出了行址,已经月上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