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清朝民窑彩碗

第004章清朝民窑彩碗

修补室内,苏天将门反锁住,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了。这也是规矩,每个修补师都有些特殊技法,不让外人知道也在情理中。

    苏天将那三块断掉的瓷碗拿出来,然后放在手中,用食指去抚摸它们,心中想着修补之类的事。很快,那块破碗片便粘合在了一起。再看瓷碗上面,那层厚厚的不知道是什么的黑色东西已经掉了一地,竟然也脱落了。

    现在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只绚丽多彩的瓷碗,造型精致,看起来十分漂亮。

    苏天感叹一声,看来今天还真让自己捡着个漏了。只是奇怪,为什么这东西在自己看的时候会显示图片,而平常豁的东西没有完整的图像显示、

    他是个极聪明的人,瞬间便想到了一种可能。

    “难道说,我这手指可以修补任何的东西,但是没法鉴定。可唯一有可能鉴定的原因是那东西是破的,但只要是真品,它就会显示出完整的样子出来?”

    苏天一拍脑袋,肯定是这样的!

    如此说来,这东西还真是宝贝啊!

    苏天安心地坐了下来,心中一阵高兴。他也不急着出去,现在出去反倒是惹人怀疑。他坐也要在里面坐到一个小时后,这样才说明他是花了时间在那修补的。

    一个小时后,苏天打开门。外面那一群人果然都还在,这种看热闹的人永远不会觉得烦。赵尚方看到他出来,挖苦说:“苏天,不会是看到这东西不真后,就不敢出来了吧。”

    苏天反问说:“像你这种不学无术的人哪知道,这古董修补的难度。你以为是砌墙,随便糊糊就好了?”赵尚方一愣,但竟然无话反驳。

    当下,他冷哼了一声,心中暗道:“等等我看你怎么丢脸!”

    苏天用左手将那只瓷碗递到老者手中,恭敬说:“老先生,麻烦您掌掌眼。”

    这东西一拿出来,众人便是一惊。现在这东西色彩绚丽,流光溢彩,而且品相完好,哪里像是刚才那个断成三截的黑东西?

    老板更是一愣,突然心里便紧张了起来。怎么这东西就变成这样了?

    赵尚方就更不用说了,苏天拿出来完好的东西的时候,他就愣了一下,他的手指不是被自己切断了吗?怎么……先不说这东西的真假,但这东西能修复成这样,简直就是惊为天人了。

    老者是个行家,还没看到这东西的真假,但是一拿出来竟然修补得如此之好,他便愣住了,继而站了起来,惊讶地望着苏天。

    “这……你只花了一个小时就修好了?”他不相信地从苏天手中手接过。先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说:“这……怎么可能?这根本就不像是修复过的!你怎么做到的?”

    看着众人惊讶的目光,苏天笑了笑说:“老先生,晚辈这修补技艺是跟父亲学的。咱们先不说这个,还烦劳先生替我掌掌眼先。”

    老人知道这是属于他的技艺,自己似乎的确不该多问,当下仍然是惊叹了一声,然后继续观察起这个东西来。

    老人看得很仔细,从碗口到碗底,他仔细地翻了好几分钟,其中脸上变化由疑惑到惊讶再到赞叹之类,全部溢于言表。

    “小兄弟,这东西还给你。”老者小心地将瓷碗递过去给他。“这可是乾隆年间南方民窑的彩碗,虽然是民窑,可是做工精致,品相完美。小兄弟,你可捡了个大漏了。”

    众人一听,全部愕然。谁都没想到,刚才那样一个黑不溜秋断成几截的东西竟然是乾隆时期民窑的精品。

    老板则目瞪口呆,看着他们,心中肠子都悔青了。这东西在自己这里放了好些年,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呢。

    赵尚方也是一呆,这东西是个民窑精品?怎么可能!

    他呆呆地看着苏天手中的彩碗,突然喝道:“先别忙,这东西是不是真品,你说了可不算。”

    老者听闻这话,眉头一皱。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人挤了进来,笑呵呵说:“钱老,您怎么有空来这逛?”这声音很是耳熟,苏天和赵尚方都一愣,一看,原来竟然是赵普天。

    赵普天显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一看,也是一怔,怎么自己儿子和苏天又混到一起去了。

    这姓苏的小子看起来怎么感觉怪怪的,以他的性格,此刻看到自己应该会暴怒才是?怎么感觉虽然看着自己充满怒火,却依旧安静地站在那里。

    那老者点点头,面无表情说:“今天有空,过来逛逛。”

    赵普天不管其他人,连忙上前殷勤道:“钱老,要不去我家坐坐?我家这些日子进了不少东西,还得请您去掌掌眼呢。”

    赵尚方一下子就蒙了,怎么爹对这个钱老似乎很低声下气的感觉。他是谁?

    “爸,他是谁啊?”赵尚方走过去问。

    赵普天回头瞪了一眼赵尚方,怒斥道:“没大没小的孩子,什么他他他的。这是我们古董鉴定大师钱醒老先生。”

    顿时,围观的人哗然。钱醒,那可是大人物啊。这青州是个古玩盛行的地方,而钱醒便是青州本地人。自小喜欢古董收藏,当然,是因为父辈的关系。

    钱醒此人对古董非常有研究,是国家某古董鉴定中心的首席鉴定师。从他手中鉴定的东西不计其数,而且他嘴里鉴定出来的结果也往往决定着古董的真实性,非常权威。

    而且因为钱醒是本地人,所以更多青州人将钱醒捧成一代鉴定大师。

    “什么鉴定大师?我看贵公子对我鉴定的东西可很有怀疑呢。”钱醒不咸不淡地回答说。赵醒天一愣,看了赵尚方一眼,心中暗道这臭小子又怎么惹麻烦了。

    自从赵普天出现后,苏天一直没说话,此时插上一句说:“既然这位老先生是钱老,那么刚才赵公子输的钱可以给我了。”

    赵普天一怔,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赵尚方冷哼一声,兀自不肯认输说:“什么一千块,你那东西是真是假还不知道呢。”

    钱醒突然嘿嘿冷笑了起来,看着赵尚方,啧啧道:“赵公子既然不相信,给你父亲看看便知。赵先生虽然不是职业鉴定师,但这东西是真是假总能看得出来的吧。”

    赵普天不明所以接过苏天手中的瓷碗,仔细看了几遍,才道:“钱老,这东西应该是乾隆时期的民窑精品了。嗯,色彩绚丽,难得的是品相如此完整……”

    赵尚方听到这里已经呆住了。

    钱醒指了指苏天,道:“这东西原本是断成三块,是这位小兄弟修补好的。”

    赵普天一听,当即就惊出一身冷汗,难以置信地看着苏天。苏天从他手里拿过东西,淡淡道:“赵普天,想不到吧。”

    说完,他凑到他耳边,轻轻说:“赵普天,你欠我的,我终究会一个个拿回来的。”

    然后他又向赵尚方道:“赵尚方,一千块钱呢。”

    赵尚方心有不甘地掏了一千块钱给他。苏天微笑收起,然后向钱醒行了个礼说:“钱老先生,此番还得多谢您了。您以后要是有什么古董修补方面的事情,可以来找我,不收钱,当是谢谢您这次帮我鉴定了。”

    钱醒呵呵笑道:“小兄弟不急!”说完,他撇下赵普天父子,走到苏天身边道:“小兄弟,还没请教大名呢。”

    苏天不是赵尚方那样的傻子,知道钱老在青州古玩市场的地位,若是结识他,以后自己不论是发展古玩这行还是向赵普天还那笔债都要方便许多。

    当下他回答说:“我叫苏天,我父亲叫苏顺。”

    钱醒哦了一声道:“苏顺?我知道,那是咱们这边出名的古董修补师啊。我之前也有个东西托他修补过,嗯,技艺精湛。只是……”

    他看了看周围,轻轻说:“只是我有些奇怪啊,令尊虽然技法高超,但你的技法似乎比令尊还要好上许多啊!”

    苏天一笑道:“钱老过奖了。”

    钱醒呵呵一笑说:“年轻人谦虚是件好事,但也不能过分谦虚。能修补到如同没损坏过一样,到现在为止,我只看过你有这种技艺。”

    苏天暗想,那肯定了,这东西只有我有,他们哪能办到?

    “小兄弟,有没有兴趣,过几天我手里会有一批贵重东西进来。不过那些东西虽然贵重,但是品相已经破了不少。这阵子我一直在找人修补,小兄弟若是有兴趣,可以去帮我看看?”钱醒看着苏天说。

    这些话,钱醒说得并不小。赵普天父子在后面听得清清楚楚,两人听到这句话脸色都一变。他们自从设计陷害苏顺以来,之所以借题发挥切掉苏天的手指,就是想让他们苏家彻底从古玩界退出。可现在没想到,他们不但没退出,反而还搭上了钱醒这条线。

    要是以后……

    赵普天不能想象了。

    苏天想了想,回答说:“那行。”

    钱醒顿时笑道:“好好好,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他拿了张名片给苏天,说:“三天后,你打我电话,我让人来接你。”

    苏天接过,然后与钱老分别,转身离去,留下赵普天那对惊讶的父子。

    而在小店那里,一大伙人在那里说:“老板,这东西多少钱?”

    “一千!”

    “我买了!”

    ………………

    【作者题外话】:新人初到,各位如果看着高兴,就麻烦收藏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