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神之少女 (2)

第2章 神之少女 (2)

“不知道,我总觉得有股强大的邪气在蔓延扩散。”

    “邪气?我怎么没感觉到?”婕蓝漆黑的眸子闪烁着惊异的色彩.

    “也许只是我的错觉。”

    “是啊,也许是因为我们带着冰魄的缘故,这冰魄沾染了焰魔的邪气,所以你才会觉得不舒服。”婕蓝解释着,“但愿这股邪气不会影响到母亲。”

    婕蓝捧着从焰魔那夺回来的冰魄,心中不免有几丝忧虑,“只可惜到最后那焰魔都未说为何要攻击我们村落,为何要伤害我母亲。”

    “你想得太多了,这些妖魔不过是想掠夺你母亲的灵魂,获取灵力而已!”幽云淡漠的言语显得异常的冷静。

    婕蓝本想再说什么,可是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只是期望能快点回到村落,用冰魄恢复母亲绝美的容颜!

    婕蓝的母亲萧刖是在与焰魔的战斗中受伤的,那一天骄阳似火,大地的一切仿佛都快熔化,空气中飘散着焦烂的恶臭。婕蓝母亲是美丽的,纵然年过三十,肌肤却如羊脂般,但焰魔吸走了她的灵气,瞬息间她变成了老妇人,皲裂的皮肤像衣服的褶皱,尽露沧桑。

    萧刖用灵杖贯穿焰魔的胸口,在它消散时,焰魔用最后一口气吐出火舌插入萧刖额头,令她重伤难治,而焰魔在狂笑中大喊着,你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等待神对你的审判吧!

    大地恢复了过来,可婕蓝最爱的母亲却再难复原,她每日躺在床榻,握着婕蓝的手,说,婕蓝,以后你没有母亲的保护一定要坚强,这村子就只有靠你了。

    婕蓝泪眼朦胧,她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会失去她的母亲,就像失去她的父亲一样。

    她从未见过她的父亲,每次问母亲,她都只会笑,随后望着蓝色天空,说着,你身上流着的是你父亲的血,这样就够了。

    婕蓝不懂,只是她也不忍心去问,父亲这个遥远而又陌生的称呼对她来说太过疏离,既然如此,何必放着母亲不爱护而去奢求永远不存在的东西呢。

    婕蓝永远是理智的,对于守护者的后代来说,她不得不从年幼便开始学会去保护乡民,不得不永远以神圣的姿态面对这些对她崇敬的人,只有面对幽云,婕蓝才能轻松卸下她伪装的面具,做一个撒娇、脆弱的平凡女孩。

    02灾难降临

    当白鸟将近村落时,看着夜色俯照下的房舍被披上一层层的银光,寂静得如酣睡的小孩,深沉地躺着。

    正当婕蓝露出喜悦之情时,坐于前首的幽云突然捂住自己胸口,颤抖的双手如水上涟漪,显示着她的不安与痛苦。

    “幽云,你怎么了?”不安与忧虑让婕蓝再难平静下来。